icon
当前位置:

回望2001 小布什对阿富汗发动军事打击:我们得到

  原标题:回望2001 小布什对阿富汗发动军事打击:我们得到世界集体意志的支持

  2021年8月底,驻阿美军撤军行动在暴力和混乱中结束,阿富汗战争宣告完结,开启了“后9·11时代”新的章节。9月2日,在9·11事件20年前夕,发动了阿富汗战争的美国前总统小布什接受采访,当被问到阿富汗战争时,他说:“我对我的决定感到满意。”

  “美国总统的工作就是保护美国民众免于伤害,有些总统不必为此担心,有些需要。我正是需要为此担忧的总统。”小布什说, “你知道,美国再没有遭受过袭击。我们让历史学家来明辨是非吧。”

  2001年9月,在9·11之后的几天和几周内,美国民众压倒性地支持对9·11的责任人采取军事行动。2001年9月中旬,77%的人赞成美国采取军事行动,即使这意味着美国武装部队可能遭受成千上万的伤亡。近半数(49%)美国人担心的是“布什政府对的打击不够迅速”。 而小布什也在这一阶段获得了职业生涯巅峰的工作认可率:2001年9月底,86%的成年人——包括几乎所有的共和党人(96%)和相当多的人(78%)——认可布什的工作方式,但是在2008年卸任时,只有24%的人认可他的工作表现。

  一个月以来,我们了解了如何势如破竹地拿下全国,也见证了美军撤军的仓皇狼狈,祈祷阿富汗人民能获得稳定的生活。而如果我们将时间倒退二十年,看看小布什发动战争的情景,或许会与眼下的场面形成有趣的对照。

  2001年10月7日,因为当时执掌阿富汗的政府拒绝交出被认为是“911事件”策划者的“基地”组织领导人奥萨马·本·拉登。小布什发表电视讲话,宣布对发动军事袭击,掷地有声地警告:“将付出代价”。他说,美国军队已经开始对“基地”组织训练营地以及军事设施进行打击,这些行动“目标明确”,旨在破坏将阿富汗作为行动基地的做法,并攻击政权的军事能力。

  他还宣称: “在这次行动中,我们坚定的朋友,英国,已经加入了我们。随着行动的展开,其它亲密的伙伴,包括加拿大、澳大利亚、德国和法国已经承诺提供军事力量。中东、非洲、欧洲和亚洲各地的四十多个国家已经给予我们空中过境或者降落权,还有许多国家分享了情报,我们得到了世界的集体意志的支持。”

  除了摧毁恐怖组织的营地、破坏他们的通信,将“绳之以法”,为了让被压迫的阿富汗人民“知道美国以及盟友的慷慨”,小布什还承诺将向阿富汗饥饿和痛苦的男女老少投放食品、药品和物资。

  (据英国媒体报道,美军用C-17飞机向阿富汗各地投放了37,500份日常口粮。一个厚厚的黄色塑料包上用英语写着:“人道主义每日口粮,来自美利坚合众国人民的食品礼物。”其中装有豆子、土豆、饼干、酥饼、草莓酱、花生酱、水果棒和糕点等等)

  军事任务在小布什登上国家广播电视台、发表电视讲线分钟已经开始。美国战机以及来自英美两国的巡航导弹袭击了的几个阿富汗主要城市附近的基地和军事设施,包括喀布尔和坎大哈。

  小布什说:“一位总司令只有在给出最大程度关怀、经过大量祈祷之后,才会将美国的儿女们送入异国他乡的战场。”他在演讲的结尾用了一长串排比句表达信心和决心:“我们不会放弃,我们不会疲倦,我们不会动摇,我们也不会失败。和平与自由将取得胜利。”

  据美国媒体报道,布什政府决定发动袭击的过程十分紧凑。在电视讲线日),小布什决定了发动袭击的时间,时任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周六(10月6日)才从中东回到美国。在电视讲话前一天,小布什和国务卿科林·鲍威尔(Colin Luther Powell)曾致电俄罗斯总统普京、时任法国总统希拉克等世界领导人,并与众议院议长、众议院领袖、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等国会高层通话,告知他们将要采取的行动。

  10月7日下午,国会领导人发表了一份联合声明,支持小布什的决定,并强调“今天和未来的任何行动都是针对那些在9月11日对美国发动令人发指的袭击的人,而不是针对伊斯兰教或阿富汗人民。”

  时任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理查德-鲍彻(Richard Boucher)在同日发表声明称,根据《联合国宪章》第51条,美国在9月11日的后有 明确的自卫权。国务院随后向所有在海外的美国人发出警告,要求他们在美国军事行动继续进行时谨慎行事。

  在小布什发表演讲之后,作为这次讲话中提及的“坚定的朋友”,英国时任首相托尼·布莱尔给出了热烈的响应,当天他在结束外交活动时告诉随行记者:“我们已经准备好出发了。一切都已就绪。”

  在小布什宣战前,布莱尔就在10月2日发表了他被媒体称为“职业生涯中最有力的一次演讲”。英国媒体当时评论称,“长达54分钟的讲话内容和道德热情让朋友和敌人都措手不及”。在这次演讲中,他号召建立一个新的世界秩序,维护“从加沙的贫民窟到阿富汗的山脉”的人类尊严和社会正义,布莱尔直截了当地表示:“我对说,交出或交出权力。这是你的选择。”

  当时刚刚上任不满两年的俄罗斯总统普京则在10月23日承诺支持阿富汗北方联盟,这一联盟已经与斗争多年。他甚至表示,如果执政的民兵被赶走时,阿富汗未来出现的任何政府都不应该包括任何温和的官员。

  由于在问题上立场相近,当时的媒体一度使用“顺畅”一词形容9·11以后的美俄关系。据媒体报道,在2001年前的五年内,俄罗斯一直将支持北方联盟作为促进中亚地区稳定的一种方式。专家分析称,俄罗斯希望建立一个符合该国在中亚利益的缓冲区,并且对影响阿富汗局势的发展感兴趣——但或许不希望看到美国在中亚国家的长期存在。

  在英美两国做出警告的同时,正加强对第一波攻击的防御。他们在首都喀布尔以北10英里的前线上增加了一倍的防御设施,随后在喀布尔北部现有前线后两公里处建造了第二道防线。

  当时阿富汗“北方联盟”的一名官员表示,“在纽约事件(即9·11)之前,已经准备好了,并且非常、非常认真地准备进行新一轮的内部战争。但当面对国际挑战时,他们‘非常虚弱’。”

  美国对的袭击开始后不久,本·拉登发表了他自9·11事件以来的第一次公开评论,警告称在以色列从中东消失以前,美国人将“没有和平”。通过半岛电视台,本·拉登在一个山地堡垒上说:“他们是来攻击真主的宗教的。他们是来打击伊斯兰教的。他们告诉世界他们在打击。”(不过,有人认为这段视频可能是在美国10月7日发动袭击前录制的。)

  二十年过去了,尽管发动战争的小布什及美国国务院、美国国会当年一再强调军事行动“仅仅针对9·11的嫌疑人”,但仍然有三万余名阿富汗平民因此死亡,6万多名平民受伤。超过2400名美军在阿富汗战争中丧生,其中包括出生于2001年、或许对9·11毫无记忆的年轻人。而当年美国所得到的所谓“世界集体意志的支持”、民众汹涌的爱国热情也早已一去不复返。以这场漫长而残酷的战争为代价,人们不得不思考,美国军事行动到底走错了哪一步,又正如主持人在采访中对小布什的提问:发动战争能让世界变得更和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