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
当前位置:

金牌月嫂被指月薪28800元 当事人:目前14800元

  新京报讯 (记者杨锋)昨日,有媒体报道“月嫂月薪28800元,订单排到两年后”,引发社会关注。报道称,北京某家政公司原下岗职工颜燕,经多年磨炼成为金牌月嫂,月薪超过医学博士。

  “我不知道这件事。”昨日中午,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颜燕表示,最先报道此事的媒体记者并未采访过她,她自己对此并不知情,看到报道后仍对此将信将疑。

  这一报道让颜燕瞬间成了人们热议的“天价月嫂”,同时也招来了网友对此事是否炒作的质疑。

  “应该不会涨到28800元。”昨日中午,颜燕表示,虽然其所在单位每年都会根据客户评价、工作表现等,给月嫂一年提高一次价格。但她称,目前她的价格是月薪14800元,一下子几乎翻倍,“几乎不大可能”。

  “你说,这样以后我的客户还会给我介绍客户吗?”颜燕称,报道刊出后,会对她未来工作造成很大困扰,“我现在说话心里都在发抖”。

  据一名业内人士称,目前,月嫂的订单一般都由其所在的家政公司出面签订,月嫂本人不能背着家政公司私自接活。订单中,家政公司会扣除约25%-30%的利润点。

  记者随后联系其所在的家政公司。该公司一名陈姓副总监称,月薪28800元的订单由公司与雇主签订,今年11月时就已签订完成,但月嫂本人并不知情。

  “是个老客户,之前第一胎的时候就找过颜燕。”该副总监称,这名雇主是北京人,在东北开公司,第二胎预产期在明年4月。因为之前对颜燕的工作留下了深刻印象,所以再次找上门来。签的订单是一年,从预产期到2015年4月。

  “刚好我们也要树立一个典型形象。”该副总监表示,对方不差钱,因此对公司提出的28800元的月薪表示同意。

  新京报记者要求看一下合同内容和雇主联系核实此事,被陈副总监拒绝,称须保护雇主隐私。颜燕则表示,不记得之前有过这样一名客户,也没有联系方式。

  昨日,新京报记者走访北京多个家政服务公司。据了解,市场上根据工作经验及持有相关工作证件的等级,月嫂月薪从4500元到18800元不等,聘请多以2个月为主,月薪过万并不罕见。一位家政服务公司总经理称,目前月嫂市场价格有虚高的现象。

  一名从事十余年家政服务行业的经理介绍,目前该公司月嫂最低价位为6800到18800元不等,以2000元为一个阶梯。该经理称,6800元的月嫂基本没有工作经验,刚从育儿嫂转行。8800元的月嫂,则具备4年以上工作经验。“保证持证上岗”。

  其所说的证件,包括健康证、育婴师职业资格证、家庭妇婴护理员职业资格证书等。

  另一家全国连锁家政服务公司经理称,本公司的月嫂价格在4500元到15800元之间。“最受欢迎的还是1万元左右的,基本上都有6至8年工作经验”,该经理称,月嫂的工作职能主要是产妇及新生儿的衣食住行,可兼做家庭保洁。“还有乳房护理、催奶、营养餐等”。

  由北京市服务工会、北京家政服务协会联合发布的《母婴护理师岗位规范》规定,母婴护理师的工作包括产妇照料和新生儿护理。包括生活照料、月子餐制作、新生儿喂养、启蒙开发和异常情况应对。

  母婴护理师岗位分初级、中级和高级。如在照料产妇上,初级者要掌握5种以上营养汤的制作方法,中级为7种以上,高级须达到10种以上,同时还要会心理疏导,以防产妇产后抑郁;在新生儿护理方面,初级者只需掌握防止呛奶的初步处理方法,高级则须掌握呛奶窒息、气道异物的处理方法。

  在北京家政服务协会会长李大经看来,月嫂工作技术含量不高,“准确地说,应该叫产妇与新生儿护理岗位”。对于“天价月嫂”现象,李大经认为,这是市场行为,无需过多关注,“有价有市就是合理的”。他称,今年北京月嫂市场价格与去年同期相比并无太多变化。

  一位不愿具名的家政服务公司总经理称,目前月嫂市场价格有虚高现象。她表示,月嫂是个门槛低的职业,虽然需要培训具备一定专业知识,但更多是靠经验。

  一名不愿具名的业内专家认为,月嫂只是普通的家政服务,“很多家政服务公司所说的催乳、乳房护理、营养餐等,功能都被夸大了”。

  “就催乳来说,80%左右的人母乳是足够的。”她介绍,最有效的催乳方法是让宝宝多吸,而不是月嫂所使用的按摩等外部刺激。所谓的产妇月子营养餐也没宣传的那么特殊。

  但她称,也应认识到月嫂工作的艰辛,她们每月工作26天,每天工作24小时。“新生儿一夜至少醒三四次,得冲奶粉、换尿布。”技术含量虽低,但确实是体力活。

  从月薪2980元到被称为“天价月嫂”,43岁的贵州贵阳人颜燕,已在北京独自度过10年。

  目前正雇用颜燕的张女士称,今年4月份怀孕时,朋友推荐了颜燕。“让我要订就赶紧订,否则订不到。”张女士称,10月份以来,颜燕各方面表现都让她觉得满意。

  雇主们认为,颜燕不仅有照看产妇、婴儿的专业技能和丰富经验,同时还善于沟通,注重细节。“对月嫂来说,照看孩子和产妇是小事,注重家庭稳定团结是大事”。颜燕说,她的工作需要观察和细心。孩子哭了,你要观察是什么原因。冲奶粉搅拌,勺子和瓶子不要发出声音。

  媒体报道称,有雇主以出首付帮颜燕在京买房为条件,希望将其留下。对此颜燕称,这话是今年上半年一位雇主说的,“人家也只是开个玩笑,借此表达一下诚意”。

  据她所在公司领导及同事称,十年间,颜燕没让一个雇主说过不满意,没因为私事而向雇主请过一天假,没让顾客退过一个订单。

  公司里一直教导颜燕的师傅陈老师称,别的月嫂一年能做七八户就已经很好了,但颜燕能做到14户。

  颜燕不喜欢“天价月嫂”这个称呼。“虚高的价格会断了我的客户来源,让我这十年来的耕耘前功尽弃。”

  “为了这工作,我几乎放弃了一切。”说起这10年,颜燕哽咽。“我父母老了,孩子需要照顾时我不在。”在她看来,雇主的刁难和坏脾气都算不上什么,“我没有自己的家,我就是别人的”。

  女儿5岁时,颜燕与丈夫离婚。她把女儿托付给父母,如今女儿已19岁,正在广东一师范学校念大二。

  “很多人觉得妈妈是做月嫂的,会让自己很丢脸,其实不是。”昨日中午,颜燕的女儿对新京报记者说,多年来,虽与母亲聚少离多,但她一直以母亲为骄傲。

  今年10月,她发了一段母亲在公司做的内部演讲,帖子标题就叫《为大家推荐一名金牌月嫂,我的母亲》。